财讯:企业往返60年 见证两岸变迁史

来源:未知2019-01-21 16:38

  中新网10月15日电 《财讯》杂志331期刊文《六十年企业,一页两岸变迁史》说,从六十年前依赖美援开始,经历进口替代、出口导向,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从“三不”到“三通”,经济成长的脚步早已跨出。这些六十年前带着资金、机器、技术跨海到台的企业人,在这些年两岸经贸互动密切下,也纷纷返乡投资,见证了六十年来两岸的变化。

  从六十年前依赖美援开始,经历进口替代、出口导向,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从靠纺织创汇到高技科业全球竞争、从“三不”到“三通”,经济成长的脚步早已跨出,也牵动人民的生活和企业的发展走上更多元的境界。

  这些六十年前带着资金、机器、技术跨海来台的企业人,在这些年两岸经贸互动密切下,也纷纷返乡投资,见证了六十年来两岸的变化。

  检视这些成立一甲子企业的历史轨迹,既反映了政经的变迁,也诉说了当代人在大时代下的身不由己。这些老企业的过往与未来,都在指引下一甲子的发展方向,特别值得细细探讨。

  一九四九年四月,战火进逼的上海人心惶惶。当时著名的纺织贸易商张敏钰,仍照常每日在棉纱交易市场大楼(今日的延安路自然史博物馆)出现,与熟人聊天说笑。其实,他当时已打定主意逃到,每天到这里露脸,是为了掩人耳目。

  在此三个月前,张敏钰迁往的先遣部队-纺织厂主要设备、押货的两个亲戚,都因搭上著名的“铁达尼号”太平轮,与近千名罹难者一同沉入浙江外海,让他一度万念俱灰。但四月二十日,天还未明,张敏钰又悄悄离家上路,当天黄昏飞机才降落台北。不久后,他的八个技术师傅也由香港辗转来。

  同时间,棉纱交易市场对面的古登大楼里,远东集团创办人徐有庠正急着卖掉棉厂、油厂、证券公司等上海事业,并将最核心的远东织造厂的设备、物资迁台。他直到五月十三日才坐上往香港的飞机,而留在上海善后的弟弟徐渭源则身陷铁幕,幸好在几年后从浙江辗转坐渔船逃出。

  当时三十六岁,小张敏钰一岁、小徐有庠两岁的吴舜文,仍在上海为夫家看守泰利机器制造厂。事实上一年前她与丈夫严庆龄就已做了到建纺织厂的决定,除了机器早已运往,严庆龄也带着贵重的纺锭设计图先一步抵达香港,她直到上海解放的前三天,五月二十四日,才飞到香港与丈夫会合。

  在当年战乱中仓皇离开上海的还有中兴纺织鲍朝橒、上海银行荣氏家族及太电创办人孙法民,另外六和棉纺宗仁卿兄弟、国丰实业陶子厚等山东籍商人也来台。如今一甲子的岁月逝去,回首当年这群商人带着由家乡携出的黄金、机器、技术,辗转来到战后物资奇缺的,这一段看似颠沛流离的过往,反而提供了这些迁台企业更佳的发展环境,也为日后扩张成版图横跨海峡两岸的大型企业集团奠下基础。

  当时才刚脱离日本殖民统治不久,岛内没有大型资本家,只有中小型地主及工商阶级。新海瓦斯名誉董事长郭金塔回忆当时的经济:“根本没有工业,生意人多半也没受教育。”因此主要来自上海的这些企业,几乎都是一落脚就注定成为产业龙头-产能最大、资金最多,还有知识背景。

  以当时最重要的纺织业来看,根据“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谢国兴的研究,一九四八年时全台纱锭仅约一万五千余锭,但当年后期荣家运入一万五千锭成立申一纺织、四九年严庆龄又加入一万锭筹备台元纺织,规模与早一步迁台的几家公营纺织厂相差不大。远东集团创办人徐有庠更以随同迁台的棉纱、棉布、汗衫等稀有物资转换为资本,成立远东织造厂,在十年之后便跃居为全台最大的纺织厂。

  从五三年就参与“行政院”经济安定委员会工业委员会的前“经建会副主委”叶万安表示,当年开始实施第一期经济建设计划,成立了经济安定委员会,由尹仲容担任召集人,并找李国鼎出任工业委员会的专任委员,利用美国经援,创建民生必需的食、衣、住、行以及进口替代工业,是经济发展第一次重大转折。

  美援对于经济稳定、民营企业成长尤其具有关键意义。包括台塑、裕隆、亚泥、唐荣、大同等企业,当时都曾得到美援在人力技术与资金方面的协助。然而事实上依据新竹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的研究,由于美援对象必须由受贷者提供相等资金共同投入该计划,加上企业向美方提出的申请美援计划仍须经过“政府”审核,较有利于公营事业,除此之外,只有极少数与高层关系良好的大型民营企业能合乎要求。

  除了美援,早期的特许事业开放或是市场保护政策,都让当年迁台、与“政府”关系较近的远东、裕隆等集团,多次在市场竞争中赢在起跑点上,也间接促成本土企业以政商结盟的方式争取资源。

  谢国兴认为,迁台企业在这方面的优势,是属于“结构性的必然”。与迁台企业相较,本土企业除了缺乏既有人脉,与官员也多有语言隔阂,对于与官方文书往来更不熟悉。像台南帮当时每位老板都聘请一位外省籍秘书,“不然不会说‘国语’、也不懂公文,就不能和‘政府’打交道”,谢国兴说。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