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关注)天台这些村严管红白喜事!酒席限1

来源:未知2019-07-11 21:05

  “移风易俗好,红事白事花费少……”6月以来,天台县白鹤镇康乐文艺队走进各地,开展移风易俗主题节目巡回表演。自年初该镇在全县率先推行红白事移风易俗以来,全镇80多个村、6万多群众经历了一场节俭与奢靡、文明与陋习的。半年来,花圈少了,宴请桌数少了,高音喇叭少了。一股新的风尚推动着农村精神文明建设。

  近年来,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白鹤镇群众在红白事上开始越来越“讲究”,排场越搞越大,人情包袱越来越重。

  年初,中央“一号文件”送来了东风。镇里根据文件中“加强农村移风易俗工作”的要求,着手引导群众婚丧嫁娶大操大办、人情债等陈规陋习。镇党委、镇长徐威说:“我们将移风易俗作为一个重要公共议题,结合村情,把握宣传教育、制度建设、监督约束三个环节,广泛开展移风易俗‘婚丧从简、厚养薄葬’宣传活动。”

  上半年,该镇83个村全部成立了红白事理事会,实行婚丧大事申报制度。各村修订完善移风易俗村规民约,把红白事纳入其中,明确红白事操办的规模、程序、标准等具体要求,使农村红白事办理有章可循。

  繁荣村对红事设了限:“主宴不得超过18桌,婚嫁用车控制在8辆以下。”上卢村对白事明确规定:“酒席限13桌,不得用高音喇叭。”新的村规民约,用硬杠划清了与变味失控礼俗的界限。

  该镇将移风易俗工作纳入对新当选村干部的考核中,镇纪委、宣传办全程督导,对违反红白事操作标准、出现大操大办的,给予免职或停职。

  6月初,上卢村刚组建了红白事理事会,就遇到了村支书许金虎父亲病故一事。村民们都在观望:“自己给自己剃头,看你怎么个剃法?”

  许金虎还真的犯了难。许家是五兄妹,许金虎作为党员干部,带头签订了移风易俗承诺书,但其他兄妹却放不下面子,担心被乡亲们瞧不起。在这个有着560多户、近1500人口的村子里,前几年不少村民办白事都讲究“风风光光”。

  许金虎主动出面做工作,但一开始没一个兄妹支持他,有的甚至提出要“各办各的”。镇里、村老协及时介入做思想工作,许家兄妹终于接受了。许家举丧期间,灵堂内没请礼乐队,不放高音喇叭。许金虎说:“我们是能简的全部就简,原打算买上万元的爆竹最后只用了100来元,酒席只办了13桌,礼品这一块预算了几万元,结果一分也没用。”

  镇党委委员柴益军说:“党员干部带头落实简朴低调之风,带动村民行为和观念转变,示范引领作用相当突出。”

  “实际上,村民们对红白事大操大办也是有苦难言,早就盼着有人来带这个头。”县党代表、墨坑村支书汪传烈说。在他看来,破除红白事大操大办,减轻了村民的负担,是一项村民叫好的“惠民工程”。

  墨坑村是一个相对偏僻的小山村,曾经在红白事上的攀比之风丝毫不逊于其他村。经常是一人去世,全村都要上门吃好几天。从去年年底开始,汪传烈就动这个脑筋。当时,村里有5个老人先后去世,大家不得不审视起相互轮流吃请这一旧俗来。

  村民代表组织起来一商议,大家都觉得不能再搞老的一套。汪传烈说:“在农村,红事还好商量,白事可是人死为大,当时我们只对规模作了限制,担心步子迈大了执行不下去。”没想到,村民个个支持,消息不胫而走,邻村群众也为他们叫好。

  年初,镇里一宣传发动,墨坑村率先响应。现在,一有村民去世消息,村红白事理事会马上介入参与服务,从源头上堵住了攀比风。

  将红白事拉回正轨后,白鹤镇开始探索红白事由简办向新办的转化,要求各村亮出集体公益事业建设清单,倡导办理红白事的家庭认领清单项目,让喜事喜上加喜,让白事有更文明的尽孝方式,使文明、节俭的理念厚植人心。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