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立法才是惩戒教育实施的根本出路

来源:未知2019-04-15 02:27

  2018年11月22日,江苏省常州市局前街小学召开了一场关于惩戒制度的听证会,引发热议。据悉,为了推行惩戒教育,该校自9月开始就对《常州市局前街小学关于实施教育惩戒的指导建议(讨论稿)》的修订、实施进行商讨、论证,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可见该校对推行惩戒教育十分谨慎和理性。

  据媒体报道,在这份尚未公开的讨论稿中,教育惩戒的客体为“经常出现暴力倾向,伤害班级同伴”等4类情形。教育惩戒方式“包括批评、加倍劳动、取消评先、没收与违规行为有关的物品、、诵读与错误行为相关的、适当隔离等”,没有包括直接作用于身体的方式。校长李伟平表示,在该校的惩戒制度中“绝不允许老师打学生、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学生”。

  笔者对该校试水惩戒教育的勇气表示敬佩,对于从中透露出的教育情怀理应予以道义上的支持。不过,考虑到教育惩戒乃学校教育之重器,实施中有以下几点建议供李伟平校长参考。

  第一、对“惩戒”的定义应依据权威解释,严格限定其内涵与外延。如果自行解读,就容易引发争议。我们既要防止惩戒的滥用,也要防止虚与委蛇,缩小其外延,削弱其原本的价值与功能。

  何为“惩戒”?它与“体罚”有何区别?依据《现代汉语词典》解释,“惩戒”是指“通过处罚来警戒”,“体罚”是指“用罚站、罚跪、打手心等方式来处罚”,是一种对身体施加影响的处罚。从逻辑关系上看,惩戒必然包含对身体施加影响的处罚(体罚)。

  第二、对肢体施加影响的处罚方式、也就是通常说的“体罚”是实施惩戒教育的根本意义所在。“体罚”是最高层级的惩戒,少了这一层级,惩戒教育也就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它的价值;

  当然,需要特别强调的是,要严格限定作为最高层级的“惩戒”——“体罚”的使用范围,包括实施的部位、强度、最高次数等,不得出现司法鉴定中“轻微伤”以及以上的伤害结果,能不用尽量不用;“体罚”也不得违道德良俗和损害学生人格尊严。同时,实施“体罚”的主体恐怕只能是组织而不是个体。也就是说,只有学校可以实施,教师个人无权体罚。即便如此,严格的实施程序、符合惩戒教育需要的固定场所与工具、较为专业的“执法”人员、被惩戒者的救济途径等等都不可或缺。这与教师个体由于情绪失控等原因随意对学生采取体罚或变相体罚有本质区别。

  第三、即便如此,学校自主推行惩戒教育仍然会困难重重,如履薄冰。主要是实施惩戒教育的法律风险很难完全排除。因此,产生的后果也很难预料。比如被惩戒学生的后续反应、家长的态度、舆情发展等等。当今我国法治环境尚不是非常理想,“校闹”现象不绝、学生自残自伤情况时有发生,学校和老师很容易处于被动应付的状态。

  所以,进一步优化社会法治环境,通过国家立法来完善中小学惩戒教育制度,让惩戒教育有法可依才是根本出路。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